• Henry

手机付钱好方便 大陆支付宝背后的真相



在中国早餐店、大小商超(商场里的超市)、餐馆、电影院、共享自行车等等,这些衣食住行几乎所有的消费场景都可以通过 #支付宝#微信 扫码搞定。不过,在便利背后,所有的交易、隐私也被政府当局一览无遗的监控。


中国大陆买东西大多用支付宝


现在中国大妈上 #菜市场,只要掏出手机即可付帐,不少摊贩结帐柜台前面更出现了微信、支付宝收款二维码,菜市场正逐步被微信、支付宝、#中国银联#商业银行 等行动支付巨头所重视。


在中国大陆买东西大多用支付宝,被许多台湾人认为是进步的表现,塑造成好像不用此的地方就落伍了。在提到“中国有支付宝多么强盛”的论述时,学者分析,支付宝会在大陆盛行,是因为实体通路不发达、伪钞多、申请信用卡不易,其它地方包括台湾、日本,没此急迫需求而已。


相关统计显示,大陆2016年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宝微信支付、QQ钱包共占据91.12%的市场占有率。智慧型手机支付已大幅占领中国市场,且数据非常惊人。单单2016年,大陆的行动支付就已经达到了5.5兆美元。


第三方支付为何在中国发展迅速?


南台科技大学财经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罗承宗 分析,“第三方支付在中国发展这么迅速,是因为中国对信用卡机制的不信赖。”这看似进步且被中共不断吹捧的 #网络支付,其实是中国面对社会问题,不得不推的模式。.


“流通纸币的污损和假造严重”,大多数人到中国后会发现,可以拿到各种神奇纸币,例如:头尾分离用胶带黏起来的、中间被撕开的、有涂鸦签名甚至留下广告电话的、纸质揉烂感觉一碰就要破的,像你买东西找钱却拿到一张不知能否使用的纸币。


罗承宗提到,台湾从早期实体金钱交易,到现在普遍使用信用卡,已形成一个成熟、完善的金融体系,若你到其他国家使用信用卡,也都畅行无阻,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否需广泛推行类似支付宝付款制度,他认为,台湾倒没有其必要性。


为何中国普遍选用第三方支付?“就是因为你怕被倒嘛!”在这种情况下,第三方支付才有它的空间存在。台湾为何买东西可以放心刷卡?就是因为你对这金融体系是放心的。刷卡就是先给钱,东西还未收到,但你却不用担心会收不到东西。


换言之,为确保东西能顺利收到,会在看到物品后,再通知第三方支付,再行付款,以确保双方交易顺畅,保障互相履行的义务。罗承宗说,这是在中国目前特殊环境下所蓬勃的金融产物,我们不能不管其背景以及形成的因素,就直接认为对方有,但台湾没有就是落后。“若这种说法成立的话,那日本不就最落后?”


第三方支付其中的一个价值,就在于提供购物的保障,这也是第三方支付在信任不足及银行业不发达的购物环境中受欢迎的原因。


台湾部分平台多年以来,一直不愿介入买卖双方交易纠纷问题,不愿提供买方购物保障,即使到了现在,就算有了“假第三方支付保障型”,你在特定拍卖平台如果遇到购物诈骗,还得要到警察局报案,取得报案三联单及消费争议申诉证明,才能够取回款项。


相较于中国的第三方支付,如支付宝,是由购物平台直接介入且退款,两者对于消费者的保障高下立判。


另外,要考量到面积问题。台湾面积算小,购物非常容易,但中国腹地非常广大,购物不便,就更有环境可推行这样的模式。美国也是因为购物不方便,造成目录邮购、电视邮购的盛行,透过电话下单,成为美国人买东西的主要方式之一。台湾与香港,一上街什么都有,地狭人稠,所以根本不需要“特别”推第三方支付。

每个人的消费习惯被完全捕捉


中共央行8月4日发出通告,所有网络支付业务日后须全部迁移至人行旗下的网联平台处理,透过支付宝,#阿里巴巴 得以了解交易前后的所有行为,不仅是交易相关的金融资料,交易地点、购买品项、地点、交易前后的轨迹,到了多少地方,比了多少价,未来将由政府全面接手这些数据资料。


罗承宗谈到,就正常业者针对交易对象、消费习惯进行分析,是“资料探勘”,台湾在2000年时就有这种类似的概念,但在自由民主国家,这个工作主要是由民间各公司自行蒐集处理,作为分析顾客的数据,找出偏好而便于调整公司产品,政府不会对其干预。


不过在极权国家,因国家力量的介入,让每个人的消费习惯被完全捕捉,“若你消费偏好是政府不想看到,政府就会出手干预”,例如:你买的书籍有涉及当局认为敏感的内容,恐将透过大数据进行思想审查。他说,“这在民主国家里是殊难想像,因为政府不会透过大数据去窥探人民的消费习惯。”


健行科技大学企管系教授颜建发认为,支付宝的发明是立意良善,但是要看用在何种社会制度、风气之下,来决定它是好还是不好。



3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