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enry

不买飙股,年均获利40%:在股市中永保获利,你得“不做”哪五件事?


不了解的投资商品,不碰!

当我在课堂上教我的MBA学生这个观念时,我总是会问他们以下几个问题:在评价一家公司时,如果我们难以预测未来的获利与成长率时,该怎么办?如果该产业竞争非常激烈,而我们真的无法确定目前的获利能否持续,又该如何是好?也许我们还能提出另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他们的新产品能否成功。有时候我们无法确知新科技,将对一家公司的主要产品或服务造成什么影响。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


我的答案总是很简单:跳过这家公司,找一家比较容易评估的公司。


如果你对于该产业会产生什么变化、该公司的新产品或服务会有什么发展、新科技对该公司会带来什么影响并不了解,你就无法对未来的获利与成长率做出正确的预测。如果你无法做到这点的话,就不要跳进去投资这家公司!(我知道你现在正在想什么:谢谢你的忠告,但是这些听起来真的很难做到。说实话,就算是我最优秀的MBA学生,我也不期望他能够非常准确的预测大部分企业的未来获利与成长率。事实上,我告诉他们,真的不用麻烦了。)


#股票市场 中,没有人强迫你非得买哪一支股票。你有好几千家的公司可以选择。所以最佳的行动方案是:找出你最了解的那几家公司,了解它们的业务、产业与未来获利远景,然后再针对你有能力评估的这几家企业,做出最好的预测与比较。在评估这些企业时,你同样可以进行包括相对价值分析、收购价值分析,或我们之前讨论过的其他分析方法。


没错,这东西的确很难。我只是希望你开始了解,专业投资经理人面临的某些挑战。我希望你知道,要针对数十家、甚至是数百家企业做出有信心的预测,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情绪来时,请不要处理

所以,对于这些与生俱来的情绪、差劲的投资本能,我建议的处理方式是什么呢?答案很简单:不处理。在开始行动之前,先放下。我们必须承认,不管读过多少行为财务学的书,我们仍会不断犯同样的投资错误。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的计画是善用以下这个事实:我们都是人,只要是人一定会犯错。所以我们必须发展一个系统,让自己尽量避免犯错。但在此同时,我们假定其他人仍会不断犯下同样的错。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系统化的方法来解救自己,那就是:找条绳子,把双手绑在背后,免得手痒时不停交易。不过最理想的情况是:你要留下够长的绳索,在必要时可以解开绳索出手,以便打败市场和其他人。


要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些呢?我们之前已经学到,市值加权指数基金很有机会胜过大多数的共同基金。当然,拉长时间来看,平均加权 #指数基金 或基本面加权指数基金的表现应该更好,而价值加权指数甚至能做得更好──而且可能好很多。因此,如果我们选择价值加权指数,应该就能避开大多数人会犯下的系统性错误,而不会受这些人性所苦!


#懒人投资法 :殖利率排行

下一个年度的获利永远是未知的,但上一个年度的获利却是已知的。因此,若想在无须做任何猜测的情况下比较不同的公司,则可以检视上一年度的 #殖利率


我们可以根据去年的“获利”排序所有的公司,并比较这些公司的获利与股价比(Earnings to the current price,现金股利除以每股现价)。殖利率越高的公司排在越前面,而殖利率越低的公司则排名在越后面(或者你可以用另一个方式思考这一点──相对于我们付出的价格,能够赚越多钱的公司排在越前面,而获利越少的企业则排在越后面)。


让我们花一点时间分析一下这点。为什么我们会以根据15%的殖利率定出的股价买进某些公司,又会以根据5%殖利率定出的股价,买入另一些公司呢?


要了解这一点,可以运用之前所学的一些东西。最明显的一点是:当我们在检视获利时,其实是想找出未来的殖利率是多少。在这个例子中,我的建议是:采用上年度的获利来计算殖利率。我们之前已经提过,一家企业的价值来自于未来能为我们赚多少钱,但下一年度的获利是高或低,却没有人可以保证(一家去年殖利率为15%的公司,下一年度有可能因获利下滑而降低殖利率;同样的,一家去年殖利率为5%的公司,下一年度有可能因获利增加而提高殖利率)。

2 次瀏覽